首页 楼市正文

细读《金瓶梅》004:武大郎第一次被绿,叔嫂初相识

wangchaowh 楼市 2021-06-09 06:45:08 2 0

(连载)

人呀,往往把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 ,把不好的一面隐藏起来 ,这就是人性 。

这武大郎也把之前所受的那些委屈、邻里的热嘲冷讽都憋在心里只字不提,只跟武松说“跟我家去,看看哥哥新买的房子 ,还给你娶了新嫂子 ” 。

这武松的新嫂子想必大家都知道,就是潘金莲了。

有看官说了:这武大郎混得不错呀!你看,不仅在清河县繁华地段买套房 ,而且还是上下两层 、商住两用 、前铺后院的临街大户型,小康水平了也!

孰不知,这光鲜的背后 ,却是用绿帽子换来的。

那么这顶绿帽子是谁送的呢?

有看官说了,此人就是假菩萨张大户 。

没错就是上回书提到的给武大郎免房租的那个张大户。

这张大户原本田产百亩,家财万贯的富户 ,只可惜膝下无儿无女,老婆子余氏又是河东狮吼,张大户曾想过续妻纳妾 ,以便传宗接代 ,却被那余氏臭骂一顿,打那以后再也不敢提及此事。

眼看六十有余,余氏仍未开怀 ,张大户急了,天天大街上喊:“我要绝后了!我要绝后了! ”

余氏被他闹腾得受不了,就说:“哪天叫媒人婆来 ,给物色两个小丫头买过来唤作使女,一来侍候你,二来等你死了给你摔痨盆 。”

张大户见目的达到 ,心中暗暗窃喜,连连说“好”。

没几天,这媒人婆就给送来两丫头 ,一个叫潘金莲,一个叫白玉莲。

这白玉莲年方十六,出身戏班子之家 ,打小能歌善舞 ,长得白白净净,可爱逗人 。

这潘金莲呢,因缠得一双小脚而得名 ,三寸金莲嘛,她本是南门外潘裁缝的第六个女儿,只因爹死得早 ,家里孩子太多负担重,九岁时便被她娘卖到王招宣府里。王招宣教她习学弹唱,闲常又教他读书写字。她天资聪明 ,学啥会啥,才十二三岁,就对胭脂粉黛、琴棋书画 ,针织女工很有研究 。好景不长,到了十五岁那年,王招宣死了 ,她娘就来赎身 ,三十两银子又转手卖给了张大户家,和白玉莲一起进门。

进门后,张大户让她们表演唱歌跳舞 ,还请来乐工教她们。那主家婆余氏对她们也很好,时不时地还送她们一些首饰新衣服啥的 。后来那玉莲死了,只剩下金莲一人 。都说女大十八变 ,此时的金莲已是情窦初开,长得窈窕媚人。张大户就起了邪念,一直在打金莲的主意 ,可又怕老婆的很,也不敢妄动。有一天,主家婆余氏外出吃大席 ,他就趁机把金莲叫到自己屋里,连哄带骗的,受用了 。

这正是:莫讶天台相见晚 ,刘郎还是老刘郎。

话说自那张大户受用金莲以后 ,一发不可收拾,三天两头作的频。时间久了,身体就吃不消了 ,还新添了几样病:耳聋眼花口生疮,腰酸背痛腿抽筋,尿频尿急尿不尽 。

余氏那婆娘也不是傻子 ,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。打那以后对金莲是天天打、日日骂,张大户看在眼中急在心里,又不敢阻止 ,后来干脆说“家里既容不下她,那就给找户人家打发走吧 ”,还建议将金莲许配给租户武大郎续弦。余氏对金莲恨之入骨 ,要是嫁给给武大郎那矬子,也是一种惩罚,解气!索性连连聘礼也不要了 ,还倒赔了嫁妆送给武大郎做老婆 。

武大郎乐坏了 ,还说“俺这天天卖烧饼,没想到今儿天上掉馅饼!”

自从娶了金莲后,张大户更加照顾武家 ,比如武大郎资金周转不开时,就私下送些银两资助,还说不回还。

张大户对武大郎的关怀可以用无微不至来形容 ,不仅一切全免,还给他一路开“绿灯”。

比如,武大郎前脚挑担子出去了 ,张大户后脚就跑到他屋里与金莲鬼混,共赴巫山 。有几次还被武大郎撞见了,但他知道“吃人的嘴短 ,拿人的手软 ”,也不言语,装作没事人似的。余氏那婆娘也发现他俩余情未了 ,但金莲既已嫁人 ,不便管束,只好自认倒霉。

那张大户如此一把年纪,哪能禁得住这么折腾 ,没多久就一命呜呜,临走还念念不忘“俺的金莲儿”,这真是:人在花下死 ,做鬼也风流!

这可把余氏那婆娘气坏了,也猜着了八九分,直接命家僮将金莲 、武大郎一家子全赶跑 ,行礼铺盖给扔了满地 。

武大郎担子一扔,坐在地上哭将起来说:“都是你干得好事,得罪了主家婆 ,这下倒好,无家可归了吧?”

那金莲看他那熊样,就骂道:“憨吊拷的 ,你那么想寄人篱下 ,不让俺们住,不会买套房子呀? ”

武大郎哭的更伤心了,他说:“这卖烧饼的本钱还没收上来 ,哪有银子再买房呀!”

金莲啐了一口道:“贼吊!你也是个男子汉,还有脸说 。没有银子,把我的首饰拿去当了 ,凑起来足够了,这有什么难的?”说完扔来一包裹。

武大郎打开一看,包着不少金银首饰呢 ,随后去当铺卖掉,凑了不少银子,便买了西街这房。

孰不知这些首饰全是那张大户与潘金莲偷欢时送的 ,此时武大郎却表示很高兴 。

话说武大郎在街上偶遇弟弟武松,心中大喜,邀弟弟一起回家。

弟俩行至门口 ,那武大郎就啪啪地拍门 ,就听楼上有妇人没好气地骂:“贼吊拷的,今儿回来恁早? ”

武大郎今天有弟弟给撑腰,就理直气壮地说:“俺弟弟武二回来了 ,快点开门!”

那妇人才让迎儿去开门。

行至院中,武大郎安排武松坐下,便上楼去叫那女人金莲下来与武松相见 。还眉飞色舞地对她 说:“前儿在景阳冈上打死那猛虎的 ,就是咱家孩子他小叔。如今还当上了县都头,俺这个弟弟可是亲 生的哦!”

金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那武松打虎传的落大街都是 ,原来这贼吊还有一个网红弟弟呀!连忙化妆打扮一番,这才起身下楼与武松相见。

那金莲早在楼上就瞧见了武松模样,见他身材凛凛 ,相貌堂堂,又是打虎英雄,这力气自不比那举鼎荡舟的楚霸王不相上下 。心中嘀咕:这真的是一个娘生的吗?怎么俺家那个生的身不满尺 ,三分似人七分似鬼的 ,这武二却长得如此壮实英俊?

武松见到嫂子走过来,就施了一礼,倒身下拜。金莲还了一礼又一把扶起 ,说道:“他叔快起来,俺可承受不起! ”还赶忙让迎儿端茶来。

一家三口这才坐下喝茶拉呱,金莲一直盯着武松看 ,越看越欢喜,那武松被嫂子盯得不好意思,只顾着低头喝茶 。

简单坐了一会 ,武大郎起身张罗些饭菜去了,末了,又想起弟弟爱喝酒 ,就下楼去买酒去了。

金莲见武大郎走了,就跟武松套近乎,笑问:“他叔 ,你如今在哪住?可有人给你做饭? ”

武松说住在县衙 ,吃食堂。

金莲说:“那大锅饭多不干净,明儿搬来家,嫂子做给你吃!”

武松说声谢谢 ,也不知是答应还是不答应,那金莲又问:“他叔,找到对象没有?”

武松脸一红 ,回道:“还没有! ”

“那他叔,你今天多大了?”

武松说:“虚岁二十八岁 。”

金莲说:“比嫂子我还大三岁呢!该找个对象啦! ”

金莲嘴上虽然这么说,心中却窃喜:二十八 ,还单身,这不是我一直以来的择偶标准吗?等武大回来须要他撺掇撺掇叫武松搬回来住才有戏 。

金莲正在做美梦,就听武大郎买酒回来了 ,在厨房喊:“他嫂子!快来搭把手!”

金莲这才回过神,笑着对武松说:“你说你哥可够料?让我撇下你一个人在这坐冷板凳……”

武松说:“嫂子请随便! ”

金莲却不以为然,提高嗓门对着厨房喊:“你不会叫隔壁的王干娘来给搭把手?我这边走不开!”

武大郎还真的去请王婆了 ,不多会 ,酒菜配好,端了上来。于是乎一家三口准备开吃,唯不让那迎儿上桌 ,安排到厨房呆着。

武大郎让金莲坐在主位,武松与她对坐,自己却坐在侧位 ,然后把酒拧开,筛了三碗,端于二人 。

那金莲端起酒杯就敬武松 ,还说:“他叔别介意,没什么好招待的,先喝了嫂子这杯酒吧!”

“别这么客气 ,先谢谢嫂子! ”

那武大郎看看叔嫂二人如此客气,乐得合不拢嘴,只顾着帮他们筛酒。

金莲却当着武大郎的面 ,一直往武松碗里夹菜 ,武大郎只道是心疼弟弟,也没多心。

酒过三巡,那金莲就有点失态了 ,眼睛直勾色地盯着武松,武松被她瞧的不知所措,羞的满脸通红 。

武大郎却在旁边说:“弟弟以前酒量很好的呀!今儿怎么就这几杯酒就上头上脸的?”

武松不知如何回答 ,呆坐在那边,那金莲便对武大郎说:“他爷他奶死得早,都说长兄为父 ,这哥嫂就是家,你却让他叔住在外头,也不怕招别人嫌话?”

武大郎恍然大悟 ,就对武松说:“你嫂子说的对!俺们在清河县无亲无故的,你就搬过来与俺们同住吧,一来给俺们撑撑腰 ,二来相互照应 ,你说是不是? ”

金莲也在一旁趁热打铁,说道:“俗话说'人无刚强,安身不长' ,你哥忒善良了,常被人欺负,要是他叔你搬过来与我们同住 ,谁还敢说个不字?"

武松见哥嫂都这么说了,不便推辞,就答应了下来。

(未完待续 ,关注我,每天持续更新……)

上一篇:细读《金瓶梅》003:武松家来了,打虎英雄小二哥

下一篇:细读《金瓶梅》005:潘金莲太爱武松了 ,结果叔嫂反目成仇

细读金瓶梅武大相识第一次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人评论 , 2人围观)
☹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
最近发表